首页|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网

顺应数字经济发展 积极探索数字党建

刘友才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加快数字经济发展、建设数字中国提出了一系列要求,指明了前进方向。经济工作的中心在哪里,党建工作的重点就在哪里。数字经济的发展呼唤数字党建。云集党委根据公司会员电商的特点,努力探索数字党建,取得了积极成效,促进了公司快速发展。

一、深入研究数字党建的内涵和特征

数字党建即以适应数字时代和数字经济发展为总要求,以党建大数据的生产运用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以现代信息通信技术的使用为主要抓手,引导和实现党建资源的快速优化配置与再生,从而实现党建工作效率提升和党建质量提高。其基本特征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突出大数据思维,注重党建的精准性。数字时代,数字技术上升到生产力的中心位置,大数据由工业时代的附属品变成了新的生产要素。党建工作应通过数字技术生成党建大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每个党组织和每位党员的实际情况,做到全面、精准、快速。

二是突出平台思维,注重广泛的链接性。数字时代改变了工业时代的点性思维和线性思维,形成了一个互联互通互动的网状社会。通过数字党建,把过去不发生关系的党建信息全部打通,把中心化的组织优势与平台的广泛链接优势结合起来,实现无限链接、实时在线。

三是突出用户思维,注重党员的主体性。数字党建根据不同群体、不同年龄、不同文化党员的特点和需求开展党建工作,切实解决过去存在的“上下一般粗、老少一个腔、长久一个样”等问题。

四是突出迭代思维,注重工作的创新性。数字时代时刻都在经历变化,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弯道超越或换道超越的现象。数字党建要求党组织必须快速反映这种变化,及时予以跟进。

二、积极探索数字党建云集样本

云集党委以跟党创业为导向,以党建强、发展强为目标,以建设政治、数字、体验、服务、质量“五个党建”为要求,以把党中央要求与企业实际、党建的政治性与服务性、线下党建与线上党建、党建内容的严肃性与方法的体验性、党建整体安排与具体落实“五个结合”为思路,进行探索实践。

一是工作运行平台化。公司党委积极探索线上党建工作模式,建设数字党建云平台,依托平台开展党建工作。云平台设在每位党员手机终端,把党员与党员、党员与支部、支部与支部广泛链接起来,并能实时在线。平台上设置了18个板块,党建工作任务的布置、工作的推动和活动的开展等都由云平台来承接,线上运行。平台实行积分管理,党员和党支部做得如何,都由平台自动评分、自动排名,逾期自动提醒。云平台的建立,实现了党建工作的平台化、移动化、社交化、智能化、精准化。

二是党员教育体验化。公司党委以“共享党课”为抓手,组织党员录制党课微视频,上传到数字党建云平台,由全体党员共享,2019年共上传50多堂党课视频。设置党员体验区,通过VR、AI技术,让党员身临其境感受党课的魅力。运用数字技术制作扫码党课,党员随时随地通过手机扫码,或在线听讲,也可离线听讲。开展争创党员网红和党员达人活动。开展“今天我来当书记”活动,每个月由普通党员担任党委或支部执行书记,负责当月党建工作,激发党员的参与积极性和增强体验感。

三是党建管理可视化。公司党委设定党员“先锋指数”和支部“堡垒指数”,指数由党员学习、参加或开展组织生活、发挥作用和正反向指数等加权构成,每季度评定一次。导入5S管理。运用区块链理念,在党员工位的前后、左右设立5S区块,块块相链,党员在区块内开展共创活动。每个区块用可视化的标牌记载区块名称、区块范围、区块责任人和共创对象,人人可见,不可更改。

四是发挥作用外溢化。公司实施扶贫项目“百县千品”和“乡村振兴千人计划”等项目,主要由党员承担。党员通过建立若干微信群和APP平台,把参与两个项目的企业和人员联结起来,开展交流指导。目前,“百县千品”项目已为26个省、75个贫困地区销售农产品,销售额达到3.07亿元,惠农人数超过233万。在全国组织选拔了7批共600多名农民致富带头人,在农业农村部干部管理学院和浙江大学开展了15次培训,设立1亿元专项基金,扶持他们发展主导产业,通过育人育品促进乡村振兴。公司党委依托数字党建研习院,实施“党建孵化器”工程,对入围“乡村振兴千人计划”的企业开展线下党建培训6批次共500多人,通过线上平台向15家企业发放党建工具包,帮助他们开展党建工作。

三、数字党建探索带来的积极变化

数字党建顺应时代发展要求,运用数字理念和数字技术改进工作运行模式,呈现体验式的场景,让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成为“最大正能量”。

一是顺应了数字经济的要求。云集数字党建依托云平台运行,以共享党课、VR体验、党员网红和党员达人、书记轮值等为抓手,使党建工作模式与企业商业模式相互契合,改变了党建与业务“两张皮”的问题,为推动业务发展提供了根本保证。

二是顺应了党员主体性要求。数字党建提升了年轻党员互联网思维和参与感,把过去“我讲你听”“你打我通”的灌输式、填鸭式变成了体验式、自主式,激发了党员的主体性,党员从“被要求”转到“我愿意”,党员之间、组织之间、党员与组织之间的互动实现了即时化、可视化。

三是顺应了管理定量化的要求。数字党建的开展,使党建工作都能自动留痕,尤其是积分管理、指数管理、区块链管理和可视化管理的实行,能准确分析和把握每项工作及每名党员的具体情况,增强了工作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四是顺应了建立党建工作新机制的要求。数字党建运用数字思维、数字方式和数字话语,改变那种仅仅把互联网当作工作平台的现象,推动了党建与互联网深度融合、线上与线下紧密交融、正式组织和自组织优势互补。

(作者为云集共享科技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责编:蒋琪、徐玉涵)

重要文章

京ICP备17014157号-1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