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建研究简介|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8年征订启事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启事
党建研究网>>《党建研究》杂志>>2018年>>第3期

开辟人类历史和社会主义历史发展的新纪元

——列宁领导十月革命并实践社会主义

严书翰

十月革命发生和胜利已经100年了,恩格斯有句名言:“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百年之后,再回望这一划时代的历史事件,我们一定会对十月革命发生的原因、过程、结果以及它的世界历史意义有更加清晰的认识,一定会对我们所信仰的主义即共产主义和所从事的伟业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充满必胜的信念。

一、十月革命胜利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

社会主义要是从其思潮产生和发展算起,已经有500多年历史了。其中空想社会主义产生、发展和终结经历了300多年,而科学社会主义产生和发展迄今也100多年了,回望科学社会主义发展这100多年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它发生了三次历史性飞跃。第一次历史性飞跃,是马克思恩格斯在阐析空想社会主义的积极意义,批判了它的唯心史观和空想主张的基础上,把社会主义置于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这两大理论基石之上,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第二次历史性飞跃,就是列宁领导十月革命并取得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使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现实。第三次历史性飞跃,是中国共产党人把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的革命建设改革实际和时代特征紧密结合起来,在创立了毛泽东思想之后形成并不断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第三次历史性飞跃,也就是科学社会主义中国化。

对于这第二次历史性飞跃,虽然我国理论界对此没有什么争议,但是,有一个再认识问题,也就是说不能仅停留在认识论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而要站在当今时代的高度来认识。也就是说这第二次历史性飞跃,实际上解决了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国家能否先于发达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性课题。这是一个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争论不休的课题,这个课题又包含两个问题:一是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俄国能否先于发达国家进行以实现社会主义为目标的革命;二是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俄国革命胜利后能否建立起无产阶级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列宁领导布尔什维克党和俄国人民成功地解决了这两个问题。

列宁提出“一国首先胜利论”前瞻性地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在资本主义自由竞争阶段,马克思恩格斯从生产的社会化和全球化发展趋势上曾预测过无产阶级革命发生的问题:“共产主义革命将不是仅仅一个国家的革命,而是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的革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306页)后来,他们在《共产党宣言》中又指出:“联合的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的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

但是,到了20世纪初,世界资本主义进入了垄断阶段,这时期的情况与资本主义自由竞争时期迥然不同。战争与革命被提到了时代的议程。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和由此推动的无产阶级革命,为列宁深入研究帝国主义问题提供了难得的素材。列宁从研究中发现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的规律,并且创造性地提出和论述了一国首先胜利论。对此,列宁有两段经典性论述,而这些重要论述都是在十月革命前提出来的。一是“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由此就应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列宁选集》,第2卷,554页)二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各个国家是极为不平衡的。而且在商品生产下也只能是这样。由此得出一个必然的结论:社会主义不能在所有国家内同时获得胜利。它将首先在一个或者几个国家内获得胜利,而其余的国家在一段时期内将仍然是资产阶级的或者资产阶级以前的国家。”(《列宁选集》,第2卷,722页)在列宁看来,资本主义发展规律必然引发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尖锐矛盾,甚至爆发战争,这就客观上造成了帝国主义链条上的薄弱环节,列宁认为俄国就是这个链条上的薄弱环节。列宁认为俄国虽然经济文化落后(但并不是绝对落后),由于俄国国内外各种矛盾交集并激化从而形成了革命形势,俄国完全可以先于西欧发达国家率先进行以社会主义为最终目标的革命,无产阶级完全可以夺取政权。

列宁提出的“俄国革命论”深刻地回答了第二个问题。列宁在同俄国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和无政府主义者的论战中,严厉批驳了他们将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割裂开来的错误,列宁指出,他们实际上是反对把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列宁指出,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之间“并没有隔着一道万里长城”,是“一个链条中的两个环节”,布尔什维克领导的俄国革命“将立刻由民主革命开始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我们主张不断革命。我们决不半途而废。”(《列宁全集》,第11卷,223页)

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遭到了国内外机会主义者的猛然攻击,其代表人物有考茨基、普列汉诺夫、苏汉诺夫等。他们认为十月革命是“异端”,因为它违背马克思提出的“两个决不会”的社会历史发展理论。列宁依据唯物辩证法并在总结十月革命胜利实践的基础上提出了“俄国革命论”,有力地驳斥了这些谬论,这方面的卓越思想集中体现在列宁晚年写的《论我国革命》。列宁承认俄国经济文化落后,但他认为并不是绝对的落后,资本主义在俄国有一定的发展,俄国也有一定程度的工业等。列宁深刻指出:“既然建立社会主义需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我们为什么不能首先用革命手段取得达到这个一定水平的前提,然后在工农政权和苏维埃制度的基础上赶上别国人民呢?”(《列宁选集》,第4卷,777页)列宁认为,十月革命没有违背社会历史发展规律,反而为社会历史发展规律开辟了特殊道路。列宁指出:“世界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不仅丝毫不排斥个别发展阶段在发展的形式或顺序上表现出特殊性,反而是以此为前提的。”(《列宁选集》,第4卷,776页)列宁还责问那些机会主义者:“你们在哪些书本上读到过,通常的历史顺序是不容许或不可能有这类改变的呢?”(《列宁选集》,第4卷,778页)

总之,我们说十月革命胜利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既是指它使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现实,还指它回答并解决了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国家可以先于发达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这个历史性课题。

二、如何理解十月革命胜利开辟了两个“历史发展新纪元”

在十月革命胜利100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来认识它的世界历史意义,无疑洞若观火,这就是十月革命胜利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和社会主义历史发展的新纪元(简称两个“历史发展新纪元”)。正如列宁在《十月革命四周年》中深刻指出的:“这个伟大的日子离开我们愈远,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就愈明显,我们对自己工作的整个实际经验也就思考得愈深刻。”(《列宁全集》,第42卷,169页)

十月革命胜利开辟了人类历史新纪元。十月革命前,就整个世界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制度而言,是资本主义一统天下。主要矛盾是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和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是这些矛盾激化的产物。

十月革命胜利,使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状况开始改变。从世界范围看,各国共产党纷纷诞生。仅1918年,先后就有阿根廷、芬兰、奥地利、匈牙利、希腊、波兰、荷兰、德国共产党成立。此后,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法国、英国、土耳其、美国、加拿大等先后成立了共产主义小组。在这样的背景下,共产国际于1919年3月成立。1921年,在十月革命胜利影响下中国共产党成立了。可以说在这一时期共产党已经成为世界舞台上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二战结束后,一系列欧亚国家先后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从而使世界上近1/3的人口一度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下。

从俄国国内看,十月革命胜利废除了君主制、等级制和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彻底地完成了俄国民主革命应该完成而没有完成的任务。列宁指出,十月革命比起法国大革命还要“坚决、迅速、大胆、有效、广泛和深刻得多”。以往的社会革命,究其本质而言不过是以一种剥削制度代替另一种剥削制度,改变的只是阶级形式,而阶级统治、阶级压迫和私有制度并没有改变。十月革命胜利推翻了沙皇反动统治,在世界上建立起第一个由无产阶级掌握政权的社会主义国家,广大劳苦大众从反动统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中解放出来,成为当家作主的翻身阶级。苏维埃俄国是一种崭新的社会形态、社会制度,它包含着最有生命力的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因此,十月革命堪称人类历史上最为深刻的社会革命,十月革命胜利改变了世界历史发展的方向,开始了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及其更高历史阶段的过渡,十月革命胜利开辟了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是世界近代史的终结和现代史的开端。我们需要从上述这些意义上来理解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

十月革命胜利开辟了社会主义历史发展的新纪元。十月革命胜利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维埃俄国,“使地球上一亿人首先摆脱了帝国主义战争和帝国主义世界”。社会主义是以世界人民彻底解放为己任的事业。十月革命胜利对民族殖民地国家产生了巨大影响。许多民族殖民地国家在十月革命胜利的鼓舞下,先后走上了由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道路,不少国家取得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这极大动摇了帝国主义的后方,震撼了帝国主义在殖民地、附属国的统治,导致帝国主义殖民体系的土崩瓦解。

十月革命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世界历史的方向,划分了整个世界历史的时代。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指出:十月革命胜利后,“任何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如果发生了反对帝国主义,即反对国际资产阶级、反对国际资本主义的革命,它就不再是属于旧的世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的范畴,而属于新的范畴了;它就不再是旧的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世界革命的一部分,而是新的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即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了。”(《毛泽东选集》,第2卷,668页)因此,十月革命胜利使殖民地人民民族解放运动与被压迫民族、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使殖民地人民民族解放运动从资产阶级革命的同盟军变成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同盟军,成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组成部分,从而使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与民族解放运动融为一个整体,冲击着整个帝国主义制度体系,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的政治版图。

习近平总书记也指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通过对我国社会的深刻分析,认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解决中国问题,才是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的唯一正确道路。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共产党人始终把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看作是伟大十月革命事业的继续和发展。

三、列宁探索社会主义实践的重大意义及其启示

列宁领导十月革命的胜利,实际上回答了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国家能否先于发达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这个历史性课题。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领导布尔什维克党和俄国人民对社会主义实践进行了最初的探索,尽管这种探索的时间还不到5年,但是意义重大,因为这实际上是对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后怎么建设社会主义的初步回答。1921年,俄共(布)召开的十大,通过了列宁提出的新经济政策,其基本内容包括:用粮食税代替余粮征集制;对中小企业采取非国有化措施;允许自由贸易,恢复商品货币关系;废止劳动义务制,改变平均主义分配方式;实行租让制,加强同资本主义国家的交往和合作等。

列宁晚年进一步提出了社会主义最终胜利的根本保证是创造出比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以后要实现党和国家工作重心从革命到建设的转变,合作社是把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结合起来的最好形式,必须加强国家政权建设和执政党建设等。这些都是列宁晚年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思想。

新经济政策是对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的深刻调整,以新经济政策为代表的列宁晚年社会主义建设思想,是列宁对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国家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进行最初探索的独创性成果,是留给后人尤其是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国家共产党人的宝贵思想财富,意义重大。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列宁对社会主义实践所作的最初探索留给后人的一个极为深刻的启示,就是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搞社会主义建设一定要从本国实际出发。这不仅是方法论问题,更是执政的共产党的思想路线问题。

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反复强调,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必须结合俄国实际“研究走向社会主义这一极端困难的新道路的特点”(《列宁全集》,第34卷,162页)。列宁有句名言:“对俄国来说,根据书本争论社会主义纲领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我深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只能根据经验来谈论社会主义。”(《列宁全集》,第34卷,466页)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坚持以历史辩证法阐析了俄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性、合理性。同时,列宁坚持从俄国资本主义尚未充分发展、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实际出发,探索俄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应该说这是前无古人的。尤为可贵的是,列宁并没有把俄国革命和建设的这些具有特殊性的经验当作普遍模式向其他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推广,他还富有远见地指出:“这些特殊性到了东方国家又会产生某些局部的新东西。”(《列宁选集》,第4卷,776页)这就是说,对于东方国家的革命者而言,只能在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指引下,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来解决怎么建设社会主义这个课题,从而丰富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

中国共产党人坚持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不但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而且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国内外形势变化和我国各项事业发展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重大时代课题,这就是必须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围绕这个重大时代课题,我们党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紧密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以全新的视野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进行艰辛理论探索,取得重大理论创新成果,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重大成果,从而使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的生机活力。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课题组首席专家)

(责编:宋美琪、秦华)

重要文章

京ICP备17014157号-1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