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建研究简介|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7年征订启事
党建研究网>>《党建研究》杂志>>2017年>>第6期

始终坚持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

——马克思恩格斯晚年的政党理论

张荣臣

19世纪末,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阶段转入垄断阶段,资本主义各国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无产阶级在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中进一步团结起来,马克思主义在各国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在工人运动中的影响日益增长。但同时,由于资本主义在发展过程中不断调整对工人阶级和工人运动的政策,小资产阶级分子大量地涌入党内,工人运动中出现了一批代表工人贵族利益的机会主义者。马克思、恩格斯为正确地领导工人运动向前发展,同机会主义进行了坚决斗争,丰富和发展了关于工人阶级政党的学说。

一、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并没有消除资本主义社会的固有矛盾

19世纪末是资本主义时代发生大转折的时期,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两个方面,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生产力方面,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发生了以电力的广泛应用为特征的第二次产业革命。经济上的变化反映在企业中就是垄断组织的出现,大批中小企业被大资本所吞并,资本和生产的集中发展到一定程度,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垄断。这种垄断,本质上都是大资本家的联合,其目的都在于通过瓜分市场、控制原材料、制定垄断价格等手段,剥削劳动人民和掠夺殖民地人民。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并没有消除资本主义社会的固有矛盾,相反在更深的层次上激化了这些矛盾。在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由于无产阶级觉悟程度的提高,工人运动广泛开展起来。在各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由于各国经济政治实力的不断变化,矛盾加剧并孕育着战争的危险。而随着垄断由国内走向国际,垄断资本对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剥削也引起了这些地区人民的反抗。

二、马克思、恩格斯反对“左”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

在资本主义的这些变化面前,一些工人政党的领导人对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历史趋势的理论、阶级斗争学说、社会主义革命理论产生了怀疑,进而对工人阶级政党的活动方式和最终目的产生怀疑。

1893年德国党在议会选举中取得了179万张选票,有44名社会主义者被选为议员;法国党在1893年的选举中也取得了很大的胜利,党的领导人先后被选为议员。在胜利面前,尤其是在议会选举中的胜利,使党的某些领导人认为可以和平长入社会主义。法国党的领袖盖得宣称,自己的当选是一次革命,从此以后社会主义就可以进入波旁王宫并为整个世界开创一个新纪元。德国党议会党团的领导人甚至说,他们并不想革命。1890年反社会党人非常法废除后,他们公开宣扬,统治阶级和国家的本性已经改变,通过和平的方式就可以进入社会主义,党要放弃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提法。如果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工人阶级政党就失去了革命政党的性质,重新走向议会型的党,马克思、恩格斯的政党理论面临着挑战。

1875年,德国工人运动中的两个主要派别拉萨尔派和爱森纳赫派实现了合并,3月7日,两派合并后的纲领在两派的中央机关报《人民国家报》和《新社会民主党人报》上同时发表。马克思、恩格斯并不反对两派合并,因为这毕竟对工人运动有好处。但他们看到两派合并后的纲领后,感到特别愤慨,因为“这个连文字也写得干瘪无力的纲领中差不多每一个字都是应当加以批判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124页)。

在提出对领导人的批评后,马克思对纲领草案进行了严肃的批判,写了《对德国工人党纲领的几点意见》,即《哥达纲领批判》。他认为,党的纲领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原则和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党的纲领必须坚持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绝不能用普选权、国家帮助、自由的国家代替这个根本问题。党的纲领必须坚持工农联盟和国际主义原则,绝不能不加分析地把农民称为“反动的一帮”,绝不能用“民族的国际的兄弟联合”来代替无产阶级的国际联合。党的纲领必须坚持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绝不能用拉萨尔主义在共产主义问题上的反科学的臆想来代替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

19世纪70年代,赫希柏格、伯恩施坦、施拉姆组成的“苏黎世三人团”,宣传要把德国工人党变成“一切富有真正仁爱精神的人的全面的党”的右倾机会主义观点。马克思、恩格斯针对这种观点,发表了给德国党领导人的公开信,强调了新的形势下坚持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的重要性。他们指出,如果按照这种主张办,德国社会民主党就会变质,就会丧失战斗力。恩格斯说:“任何民主的政党……除非具有明显的工人阶级的性质,就不可能取得真正的成就。抛弃这种性质,就只有宗派和欺骗。”(《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306页)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对于搞机会主义的这些人,应该让他们退党,至少要辞掉他们的职务。马克思、恩格斯还针对在无产阶级政党发展壮大期间,小资产阶级和其他非工人阶级成分的人涌入党内的情况,提出非工人阶级成分的人入党的两个基本条件:“第一,要对无产阶级运动有益处,这些人必须带来真正的教育者。”“第二,如果其他阶级出身的这种人参加无产阶级运动,那么首先就要要求他们不要把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等等的偏见的任何残余带进来,而要无条件地掌握无产阶级世界观。”(《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684、685页)

三、恩格斯晚年坚持无产阶级政党性质的努力

马克思逝世后,领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任,就落到了恩格斯的肩上。他义不容辞地担负了这一任务。在恩格斯的帮助和领导下,1889年7月,在巴黎召开了国际社会主义者代表大会,成立了第二国际。但第二国际依然没有达到恩格斯的要求,在第二国际的前期,从1889年的巴黎代表大会起,中间经过1891年布鲁塞尔代表大会,1893年苏黎世代表大会,到1896年的伦敦代表大会,这些代表大会的主要任务是反对无政府主义。但是忽视了同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因此,右倾机会主义日益滋长起来。恩格斯为捍卫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左”右倾机会主义进行了坚决斗争。

19世纪80至90年代,工人阶级斗争的主要形式是工会运动和议会活动。党的主要任务是利用合法地位教育和组织群众,积蓄革命力量,准备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但是,无政府主义者在“左”的词句掩盖下,否认组织工人阶级政党的必要性,反对参加议会和争取社会改良的斗争,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在第二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同无政府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并通过了相应的决议。恩格斯对于第二国际反对无政府主义斗争一贯给予极大的关注和支持。他指出,如果把这种思想搬到现实中去,则可能把一个甚至最强大的、拥有数百万成员的党,在所有敌视它的人们完全合情合理的哈哈大笑中毁灭掉。

在同无政府主义斗争的同时,恩格斯以更大的精力反对了当时的主要危险右倾机会主义。右倾机会主义的主要代表是德国党内福尔马尔等人。他们认为,德国政府废除“非常法”,是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真正友好的表现,主张用友好的手欢迎资产阶级的善意,相信资产阶级政府能够按照全体人民的利益办事,公开要求德国社会民主党必须放弃对政府的不妥协的政策,要不含糊地反对暴力革命。恩格斯针对右倾机会主义思潮在第二国际中泛滥的情况,冲破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的阻挠,发表了以往马克思写的《哥达纲领批判》,写了《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集中地论述了革命暴力、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给右倾机会主义以沉重打击。

恩格斯晚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机会主义在工人政党内对科学社会主义提出了挑战,无产阶级的斗争条件同以往相比,也确实发生了新的变化。恩格斯看到了这种情况,对党的建设提出了一些新的思想。

一是坚持党的工人阶级政党性质。恩格斯说:“我们党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科学的观点作为理论的基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39—40页)看一个政党是不是无产阶级政党,不仅要看它的成分如何,更重要的是看有否一个科学的世界观。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就必须以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基础。

二是反对党内搞宗派。恩格斯认为,进入19世纪90年代后,党已由过去狭小的组织发展成为强大的政党,但壮大党的队伍的同时要注意党内宗派出现的可能性。他强调:“在一个大党内不能继续存在严格的宗派纪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80页)

三是发挥全党积极性。恩格斯认为,发挥全党积极性,培养新生力量,是党发展壮大的基础。党已经很大,在党内自由地发表意见和交换意见是必要的,否则只会造成党员对党的事业漠不关心。针对有人担心在党内实行自由争论和言论自由会使党走上分裂的说法,恩格斯强调“丝毫不用担心有分裂的可能”(《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435页),恰恰相反,它是消除党内矛盾、增强团结的有力工具。

四是加强监督。1891年2月11日,恩格斯在给考茨基的信中说:“不要再总是过分客气地对待党内的官吏——自己的仆人,不要再总是把他们当做完美无缺的官僚,百依百顺地服从他们,而不进行批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33页)

五是反对任何形式的个人突出和个人迷信。1891年有人要对恩格斯71岁生日庆祝,他听说后立即回信表示反对,并强调要避免使群众产生有人高高在上的阴影,危害党的事业的发展。

六是重视党代会和刊物的作用。恩格斯建议党“应当坚持每年召开一次党代表大会”,“让全党哪怕一年有一次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一般说来也是重要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474页)。恩格斯还建议德国党办一种刊物,以便对党的纲领和策略进行讨论。

七是重视知识分子。1893年5月11日,恩格斯在同法国“费加罗报”记者谈话时指出,无产阶级的政权需要工程师、化学家、农艺师及其他专门人才,我们必须造就宏大的知识分子队伍。一方面,党要积极争取团结已有的知识分子队伍;另一方面,党要花大力气在革命胜利后培养一支知识分子队伍,以便使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八是注意培养和选拔党的领导干部。恩格斯针对恩斯特为首的青年派要当党的领袖的要求时指出:“在我们党内,每个人都应该从当兵做起;要在党内担任负责的职务,仅仅有写作才能和理论知识,即使二者确实具备,都是不够的,要担任负责的职务还需要熟悉党的斗争条件,习惯这种斗争的方式,具备久经考验的耿耿忠心和坚强性格,最后还必须自愿地把自己列入战士的行列——一句话,他们这些受过‘学院式教育’的人,总的来说,应该向工人学习的地方,比工人应该向他们学习的地方要多得多。”(《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399页)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编:沈王一、王金雪)

重要文章

京ICP备17014157号-1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