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建研究简介|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7年征订启事
党建研究网>>《党建研究》杂志>>2017年>>第5期

在各民族国家建立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

——1848年革命后马克思恩格斯党的学说的发展

张荣臣

共产主义者同盟诞生不久,就投入到1848年欧洲革命,经受了革命的考验,为党如何进行实际的革命斗争、成为行动的党提供了经验。但共产主义者同盟在1848年革命中的作用主要是通过同盟成员的个人作用来实现的。在1848年革命后,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在各民族国家建立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任务。

一、1848年革命和共产主义者同盟的解散

19世纪40年代末,欧洲大陆爆发了大规模的反对封建制度的革命运动。革命首先发生在法国,1848年2月,法国“二月革命”爆发,起义群众占领了波旁王宫,赶跑了国王,但资产阶级窃取了革命果实,成立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随后在德国,人民群众也举行示威游行,要求召开全德会议,建立共和国。

当1848年革命爆发时,马克思和恩格斯立即号召共产主义者同盟参加了这次革命。德国革命爆发以后,马克思和恩格斯迅速地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制定了《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提出要在德国建立一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共和国,消灭各郡的封建压迫,废除封建义务,实行普选权,保证国会中有工人代表,建立人民武装,实行政教分离,普及免费的国民教育体系,等等。要求还规定了从民主革命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一系列措施,如把银行、矿山、封建主的土地收归国有,建立国家工厂保证就业,实行高额累进税,取消消费品税,限制资本的增长等。

为了指导共产主义者同盟在德国的活动,1848年6月初,马克思和恩格斯创办了《新莱茵报》。《新莱茵报》教育人民认清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散布的和平幻想,号召人民进行不断的革命,直到完成反封建的任务。《新莱茵报》起到了德国1848年革命中民主派神经中枢的作用。

但1848 年革命并没有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设想发展,到下半年,革命形势急转直下,6月,巴黎工人起义失败。随后,维也纳10月起义也失败了。接着,普鲁士发生12月反革命政变。这时,其他国家的革命也被镇压下去,各国封建势力纷纷抬头,重新恢复了封建专制主义的统治。作出了重大牺牲的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并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新莱茵报》终于在1849年5月19日停刊,马克思和恩格斯先后流亡伦敦。以后,由于发生科伦共产党人审判案,再加上共产主义者同盟内部沙佩尔—维利希集团的分裂活动,共产主义者同盟在1852年11月宣告解散。

共产主义者同盟是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它在工人运动的初期就宣告了科学共产主义的原则并把它作为自己的思想旗帜。同盟也为后来建立更广泛的革命工人组织和共产主义组织提供了经验,为无产阶级斗争的日后发展奠定了基础。

二、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革命后对马克思主义党的学说的发展

1848年革命的实践,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1848年革命失败后,马克思和恩格斯撰写了一系列重要著作,总结这次革命的经验教训,其中主要的有:《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这些著作对党的建设理论有重要意义,把马克思主义党的学说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第一,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必须建立独立的工人政党,在斗争中要依靠组织的力量。1848年革命是一场资产阶级革命,革命爆发之时,共产主义者同盟刚成立不久,虽然同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第一个初具规模的无产阶级政党,但它对于如何发动和领导这场革命也没有经验,只着重于宣传群众,而忽视了在自己周围吸引和组织群众。在1848年革命中,同盟大多数成员也都认为秘密组织已不适合斗争需要,只要投身公开的政治斗争就可以了。这样就使得共产主义者同盟在1848年革命中的贡献主要是通过它的理论观点或成员的个人作用来实现的。由于上述原因,共产主义者同盟在1848年革命中没有起到独立的领导群众斗争的政党作用,因而,无产阶级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了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尾巴。鉴于1848年革命的历史教训,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告同盟书》中指出共产主义者同盟不应再度降低自己的地位,去充当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随声附和的合唱队,而应该努力设法建立独立的工人政党组织,以同那些正式的民主派相抗衡。

第二,没有农民的同盟军,无产阶级便不能取得民主革命的胜利。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要同无产阶级紧紧联系在一起。此外,这种领导作用,还表现在同农民的关系上,也就是要在革命中联合农民,实行工农联盟,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革命后提出的一个重要思想。经过1848年革命,马克思和恩格斯认识到,没有农民的同盟军,无产阶级便不能取得民主革命的胜利。

第三,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政治纲领。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论述共产党的最近目的时,曾提出要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但并没有具体论述。1848年革命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党的建设上最主要的贡献,就是提出了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和无产阶级专政思想。马克思后来在给路·库格曼的信中说:“如果你读一下我的《雾月十八日》的最后一章,你就会看到,我认为法国革命的下一次尝试不应该再像以前那样把官僚军事机器从一些人的手里转到另一些人的手里,而应该把它打碎”(《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599页)。与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相关联,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革命中明确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

第四,无产阶级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要采取正确的斗争策略。从实际出发,是无产阶级制定策略的基本出发点。在1848年革命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制定正确的斗争策略,对德国的经济状况和阶级关系进行了分析。他们认为,德国革命已经不同于17、18 世纪英法两国的革命,无产阶级在德国还不是很发达,还不能有力地担当起这次革命的领导重任。因此,无产阶级在这次革命中,一方面要积极地参加,否则,共产党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宗派;另一方面要注意不能超出当时群众所接受的程度和形势的范围,而是力求将资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并适时将其转变为无产阶级革命。

第五,无产阶级政党要支持争取民族独立的革命斗争。1848年革命唤醒了欧洲各被压迫民族国家的独立运动。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新莱茵报》上,发表了大量文章,阐明了无产阶级对待民族独立运动的态度,并在实际斗争中,支持他们的革命斗争。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是无产阶级的天然同盟者。他们特别重视匈牙利的民族革命,认为它起到了革命同盟军的作用。马克思和恩格斯期望,在欧洲民主势力和封建反动势力决战的时候,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将和民族解放运动相互支援相互影响。无产阶级对待民族解放运动,要正确区分不同性质的民族运动。他们把对封建统治者的态度作为革命和反革命的标志,这为无产阶级政党树立了典范。

三、第一国际的成立和巴黎公社革命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民族国家建立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努力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欧洲各国的工人斗争又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同五六十年代相比,无论是斗争规模、斗争的激烈程度、内容和方式都有了显著的进步和提高,既有分散性的地方性罢工,又有全国性工人运动;既有经济斗争,又有政治斗争。但是这一时期,无产阶级还没有武装暴动夺取政权的革命形势,无产阶级还只是利用合法的斗争手段开展斗争。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主要精力放在教育组织和团结无产阶级,提高无产阶级的组织程度和觉悟水平,积蓄革命力量,迎接未来的战斗方面。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1864年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成立,马克思为这个组织起草了《成立宣言》和《临时章程》。其中所论述的内容把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在一起,阐述了关于工人阶级政党的基本思想和组织原则。但同马克思和恩格斯最初设想的不同,第一国际没有发展成国际无产阶级的政党联盟,而只是一个松散的国际工人组织。并且,第一国际也不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共产主义者同盟那样的政党,而是一个受各种思想影响,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的国际工人的组织。在发展过程中,它的内部在贯彻执行国际的纲领、路线和保持国际的无产阶级性质问题上充满着激烈的斗争。第一国际从1864年成立开始到1868年日内瓦代表大会,主要是反对蒲鲁东主义者的改良主义,同时与工联主义、拉萨尔主义进行斗争。1876年,第一国际在完成其历史使命后解散了。

1871年3月18日,法国巴黎的无产阶级举行武装起义,推翻了资产阶级的统治,创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新型国家——巴黎公社。巴黎公社革命是一次震动世界的伟大革命,是无产阶级用革命暴力推翻资产阶级专政,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次伟大尝试。

马克思在巴黎公社革命失败后撰写了《法兰西内战》一书,系统总结了巴黎公社革命的经验教训,在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巴黎公社伟大历史功绩的同时,深刻地揭示了公社失败的基本原因,并论述了关于国家与革命的学说,为无产阶级政党提供了理论武器。马克思指出,巴黎公社的意义,还在于工人组织了自己的政府,以此代替了统治阶级的国家机器形式。而公社的特点,一是全部管理者由选举产生,二是公职人员所得的报酬只相当于一个熟练工人的收入。

经过巴黎公社革命,马克思和恩格斯根据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和历史条件的变化,指出第一国际这样的国际性的无产阶级政党已经“过时了”,它的“存在不再有必要了”。这是因为随着欧美工人运动的发展和壮大,使国际工人协会这种外在的统一联盟形式,成了运动进一步发展的“一种桎梏”,运动的规模已经很广了,再也不能用这种对它来说已经很狭窄的框框来束缚它了。他们还指出,各国工人阶级组织的单独存在,比它们形式上参加国际性的团体更为重要。所以,各民族国家建立无产阶级独立政党的任务显得更加迫切了。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指导和帮助下,李卜克内西、倍倍尔等人在德国工人中积极展开反对拉萨尔主义的斗争,促进了全德工人联合会内部工人群众的觉悟,形成了一支左派力量,于1869年8月,在爱森纳赫城召开代表大会,成立了德国社会民主党(也称爱森纳赫派)。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第一个按照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在民族国家建立起来的无产阶级政党。

此后,欧美各国兴起了一个创建民族国家群众性工人政党的运动。1876年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成立。1879年法国工人党成立。1884年,英国社会民主联盟成立,其他国家也相继建立了工人政党。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编:沈王一、王金雪)

重要文章

京ICP备17014157号-1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