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建研究简介|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7年征订启事
党建研究网>>《党建研究》杂志>>2016年>>第11期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

张树华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经过长期探索实践逐步开辟和形成的。坚持这一政治发展道路,对于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实现国家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重要意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政治体制事关国家政权根本,如果改革道路和方向出问题,很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相当长时期以来,西式民主被一些人视为足以“终结历史”的理想政治体制。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打着“民主”“人权”等旗号,推行双重标准,肆意打压其他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甚至改变一个国家的政权,引发苏联、乌克兰、叙利亚等国家的国家瓦解、政治分裂和社会动荡。透过现象看本质,西式民主政体本身存在着结构性缺陷,照搬照抄到中国来,不但行不通,甚至会把国家带入灾难深渊。当前,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必须坚定“四个自信”,排除各种“杂音”“噪音”的干扰,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

(一)

二战结束以来,民主问题一直是国际政治领域争论的焦点,也是一些西方国家打压他国的武器和工具。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推行双重标准,对外大肆“输出民主”、煽动街头政治、策动颜色革命,肆意打压其他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如今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较之“东方—西方、北方—南方、发达经济体—发展中国家”的差异,所谓的“民主国家与非民主国家”“西方自由世界与非西方自由世界”之间的对立色彩从某种意义上说更加鲜明。

长期以来,一些西方国家垄断了“民主概念”的解释权,将它们确立的自由、民主、人权等说成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尺。近年来,美国运用这套标尺时有所选择,对百依百顺的国家、跟着跑的国家,可以对其政治状况不闻不问,而对那些不听命、不顺从的国家,就要挥舞价值观念的“大棒”进行打压,进而策动颜色革命,甚至不惜动用武力来改变一个国家的政权。

可见,关于民主问题,既是话语之争,又是理论之争、思想之争,更是制度之争和道路之争。只有冲破西式民主的话语体系,才能摆脱“挨骂”的境地。只有走出西式民主框架,才能与西方平等对话,才能避免充当被西式民主“教师爷”教训的“小学生”。也只有打破西式民主的政治逻辑,才能避免在思想上迷失、在实践中迷惑,才能避免制度改旗易帜、道路改弦易辙、国家和政权分崩离析。

(二)

近100年前,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人取得了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自诞生的那日起,新生的苏维埃社会主义政权就遭到了西方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二战结束后,西方大国更是将以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视为“自由世界”的威胁。此后50多年,一些西方国家一直利用“民主”“人权”等借口,将其视为攻击苏联政治制度的有效砝码和利器。它们称苏联是“共产主义专制”国家,常常祭起“民主”“自由”“人权”等旗号,对苏联发动猛烈政治和外交攻势。上世纪60年代以后,美国政府利用苏美高层会晤的机会,将“民主”“自由”“人权”等问题列入会谈的议程,对苏联领导人施加强大压力。同时,一些西方国家先后成立各种形式的民主基金会,并与外交、情报等部门配合,在苏东阵营内部寻找政治代理人,支持苏联持不同政见者或民族分裂势力。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在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推动“民主化”,就是要改变这些国家的政治制度。

面对“民主”“自由”“人权”等资产阶级的政治圈套和话语陷阱,列宁洞若观火、一语道破。列宁指出,民主、自由和平等从来都是具体的、历史的。列宁反对笼统而抽象地奢谈一般性或普遍性的“民主”“自由”与“平等”。列宁认为,不应当抽象地谈论民主,不要相信什么“普遍民主”或者“绝对的民主”的谎言,不存在什么“全民的、全民族的、普遍的、超阶级的民主”。然而,上世纪60年代以后,苏联领导人逐渐失去了政治信仰,理想信念开始动摇,最后落入了一些西方国家设下的“民主”“人权”等政治圈套和道路陷阱。1985年戈尔巴乔夫出任苏共中央总书记。在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下,以戈尔巴乔夫为代表的苏共中央最高领导层在政治上发生了方向性的改变,导致了苏共垮台,引发了政治分裂和国家瓦解,葬送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事业,埋葬了拥有近2000万名党员的苏联共产党。

(三)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一些西方国家自认为在东西方较量的大棋局中不战而胜,“民主”“自由”“人权”等政治工具是摧毁社会主义、赢得冷战的政治“利器”。在第三波“民主”浪潮汹涌的国际背景下,一些西方国家在理论和概念上,将西式民主和自由市场模式推向极致,将其泛化、模式化、神话化,认为西方模式是普世的、超民族的、横贯人类历史的。它们在实践上将推广西式民主外交政策化,大肆对外“输出民主”,策动颜色革命,造成国际上又一轮的地缘政治争夺和恐怖动荡周期。在思想和舆论上将民主意识形态化,鼓吹和煽动民族、文明、宗教间的冲突。它们声称民主既为西方社会和西方文明所特有,又是普遍适用的。以“民主万能论”“民主速成论”“民主同盟论”等口号为幌子,谋求政治霸权和国际话语权,掩盖其地缘政治私利。正是由于一些西方国家不计后果地极力对外“输出民主”,造成了国际上民族分裂不断、宗教种族冲突时起,国际社会严重分裂,国际政治生态急剧恶化。可以说,是西方政客将民主这个一定意义上的好东西变成了坏东西,西式民主成了当今世界政治生态恶化的乱源。最近两年爆发了二战以来世界上最大的难民危机,数百万难民潮水一般涌向欧洲大陆,对此西方政客罪责难逃,一些西方国家是在自食其果。

(四)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一些西方国家难以独善其身,深陷政治困境。面对美国的政治困境,美国政治学者福山认为,美国两党竞争导致政治极化,而民主的泡沫导致政治衰退。他认为,美国的民主政治演变成了一种否决政体,政治被“党争民主”或极端思潮俘虏,难以自拔。2015年11月来自英国的马丁·雅克在上海指出,未来10年,“民主赤字”“过度民主”的欧洲将会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西方政治已被少数人绑架,一些西方国家的政治运行遭遇政治“塞车”。政治极端主义和民粹思潮泛滥,表现为政治歧视、宗教极端思潮等排外主义、孤立主义盛行。西式民主已变质、变坏,而且责任在其西方制度自身。如今西方社会弥漫着对西式民主的不满,西方学术界反思民主的著作连连问世。对于今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种种乱象,多数美国民众无可奈何,别无选择,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或者干脆“用脚投票”。

(五)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发展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被国际上誉为“21世纪最重大的政治事件”。中国发展采取科学的发展方式,沿着协调的发展轨道,秉承包容的价值理念,为当今国际社会提供了非凡的范例。中国发展改变着世界,中国发展丰富着世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彰显了巨大的思想价值,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发展道路提供了宝贵经验。中国稳定的政局和政治治理形式作为经济发展的保障机制,起到了保驾护航的重要作用。与一些西方国家继续局限于“民主—专制”“西方—非西方”的两极对立思维模式不同,中国的政治发展体现了发展进程的包容性、发展理念的科学性,显示着强劲的政治竞争力和政治发展能力,展示着良好的发展前景。中国全面发展的政治理念、价值取向和经验原则丰富着世界政治面貌,丰富了人类发展的内涵和理念,无疑将深刻影响着世界格局与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

(六)

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总结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正反两方面经验,强调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不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成功开辟和坚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为实现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确立了正确方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符合我国国情,顺应时代潮流,是唯一能够实现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社会和谐提供根本政治保证的正确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是关键,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核心,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是目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既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结合了中国具体实际,既继承和发扬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又吸收了世界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并经过30多年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实践检验,具有鲜明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自信地为人类政治文明发展探索提供的又一中国方案。

面对未来,中国共产党在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道路上既充满自豪和自信,又清醒地看到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将继续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更加注重改进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保证人民有效治理国家;更加注重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更加注重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作用,维护国家法制统一、尊严、权威,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可以预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将展现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

(责编:王金雪、秦华)

重要文章

京ICP备 09058820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