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建研究简介|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8年征订启事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启事
党建研究网>>《党建研究》杂志>>2016年>>第3期

亚投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平台

2016年1月16日至18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开业仪式暨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57个创始成员国的代表团团长共同按下标志性的启动键。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业仪式并致辞,为亚投行标志物“点石成金”揭幕。会上,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当选首届亚投行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首任行长。这是首个由亚洲发展中国家共同发起并主导的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致力于亚洲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区域经济繁荣。

筹建历程

从2013年10月筹建亚投行倡议的提出,到亚投行正式开业,短短2年多时间,却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历程。2013年10月2日,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尼时提出,为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方倡议筹建亚投行,愿向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本地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习近平随后还在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等多个场合分别介绍了中方倡议。2013年11月,筹建亚投行进程启动。中方秉承“开放、包容”的原则,按照“先域内、后域外”的步骤以及多双边并举的方式,开始开展广泛的磋商。2014年10月24日,首批22个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署《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备忘录》,标志着各方共同决定成立亚投行。随后,亚投行筹建转入多边阶段,重点是同步推进吸收新意向创始成员国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谈判两项工作。在各方精诚合作和共同努力下,截至2015年3月31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总数达到57个,涵盖亚洲、大洋洲、欧洲、非洲、拉美等五大洲。2015年5月22日,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新加坡共同商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文本。2015年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成功举行。2015年8月,各方选举中方提名人选、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为亚投行候任行长。2015年11月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批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的决定。根据《协定》规定,至少有10个签署方批准,且签署方初始认缴股本总额不少于总认缴股本的50%,《协定》即告生效。截至2015年12月25日,包括缅甸、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中国、蒙古、奥地利、英国、新西兰、卢森堡、韩国、格鲁吉亚、荷兰、德国、巴基斯坦等在内的1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股份总和占比50.1%)已批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并提交批准书,从而达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规定的法定生效条件,亚投行正式宣告成立。

运行机制

目前,亚投行共有57个成员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德国和韩国为前五大股东。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有六成是亚洲国家,有14席是G20成员。作为一家国际金融机构,亚投行设立了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三层管理架构。其中,理事会为最高决策机构,由各创始成员国财长组成,并根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授予董事会和管理层一定权力。董事会在理事会授权下行使决策和监管权力,负责指导亚投行的总体业务。董事会由12名董事组成,分别来自9个域内成员选区和3个域外成员选区。中国作为第一大股东国,拥有单独选区。管理层则是由行长、副行长、首席运营官等组成的专业团队,在董事会指导下负责亚投行日常运营的具体工作。亚投行成立后将继续吸收新成员。根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新成员加入,需理事和投票权均超过一半才算通过。新成员和创始成员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创始成员参与筹建,特别是参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条款的制定,而新成员需接受既定条件才能加入;二是每个创始成员享有600票创始成员投票权,新成员则没有;三是在理事提名董事并进行投票、董事任命副董事时,创始成员享有优先权,即每个创始成员均有权在其选区内永久担任或轮流担任董事或副董事。除此之外,新成员在参与亚投行治理、重大事项决策等方面与创始成员所享有的权力、责任和义务相同。

亚投行成员国行使权力通过投票来实现,亚投行的总投票权包括三部分:股份投票权、基本投票权,以及创始成员享有的创始成员投票权。每个成员的股份投票权等于其持有的亚投行股份数;基本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12%,由全体成员(包括创始成员和今后加入的普通成员)平均分配;每个创始成员同时拥有600票创始成员投票权;基本投票权和创始成员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比重约为15%。按照此规则测算,在1000亿美元亚投行的法定股本中,中方认缴股本为297.804亿美元,现阶段为亚投行第一大股东;中方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26.06%,也是现阶段投票权占比最高的国家。尽管是亚投行最大股东国,但中国提出亚投行成立初期暂不申请亚投行资金支持,更多考虑本地区基础设施发展需求更迫切的国家。以后随着新成员的不断加入,中方和其他创始成员的股份和投票权比例均将有可能被逐步稀释。

发展前景

冷战结束后,世界多极化加速,发展中国家地位日趋上升,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后,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巨大变化,发展中国家经济总量已与发达国家的相当。然而自1991年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成立以来,国际多边金融领域一直鲜有新生力量出现,发展中国家缺少发言权,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滞后于发展需要。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亟须创新完善,与时俱进,保持活力,而亚投行正是这样一种创新的机制和平台。它以发展中成员国为主,是首个发展中国家占多数且拥有较大话语权的多边金融机构。同时,亚投行也不乏大量发达成员国,能够发挥推进南南合作和南北合作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因此,亚投行的成立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和完善具有重大意义,顺应了世界经济格局调整演变的趋势,有助于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

亚投行作为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有益补充,并在充分借鉴其经验和做法基础上,创新业务模式和融资工具,以其优势和特色给现有多边体系增添新活力,促进多边机构共同发展,努力成为一个互利共赢和专业高效的基础设施投融资平台,在提高地区基础设施融资水平、促进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应有作用。亚投行面对的将是一片基础设施融资的广阔蓝海。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亚太地区只有三成人口用上固定电话,仅有53.4%的路面得到硬化,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达到7300亿美元。而放眼全球,现有多边金融机构仅能提供全球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资金的5%至10%。亚投行的成立,将有效增加亚洲地区基础设施投资,多渠道动员各种资源投入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推动区域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进程,对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增长带来积极提振作用。

习近平主席强调:“众人拾柴火焰高。亚投行是各成员国的亚投行,是促进地区和世界共同发展的亚投行。”我们相信,通过各成员国携手努力,一个承载着亚洲和世界共同希望和梦想的亚投行,一定会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不断创造点石成金的奇迹,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平台,必将为促进亚洲和世界发展繁荣作出新贡献,为改善全球经济治理增添新力量!

(本文根据新华社发布的有关资料整理)

(责编:王金雪、秦华)

重要文章

京ICP备17014157号-1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