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建研究简介|领导关怀
党建研究
《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2018年征订启事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启事
党建研究网>>阅读天地

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国家的基本思想

邓纯东

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实现了人类政治思想史上的科学发展,第一次把对国家的研究奠定在科学的世界观、客观的历史发展基础上,对国家的起源、发展及其消亡的客观规律,以及国家的类型、本质、职能及其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进行了科学的阐述。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特别是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和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系统阐述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全面地理解和阐述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基本理论、基本观点,不但具有理论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我们必须科学理解和准确把握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关于国家的起源,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都认为,国家是一个历史现象,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恩格斯指出:“国家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曾经有过不需要国家、而且根本不知国家和国家权力为何物的社会。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必然使社会分裂为阶级时,国家就由于这种分裂而成为必要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174页)。列宁也指出:“历史告诉我们,国家这种强制人的特殊机构,只是在社会划分为阶级,即划分为这样一些集团,其中一些集团能够经常占有另一些集团的劳动的地方和时候,只是在人剥削人的地方,才产生出来的。”(《列宁选集》,第4卷,28页)国家的产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其发展的途径在总体上是一致的,但也有各自的差别和特点。人类史上先后产生过三种类型的剥削阶级国家:奴隶制国家、封建制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这三种类型的剥削阶级国家虽然各有其具体特征,但都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揭示了国家的本质:国家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的工具。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建立一种“秩序”来抑制阶级冲突。恩格斯也认为,“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一种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以内”(《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170页),这种力量就是国家。国家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并不改变国家的阶级本质,都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的机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为了谋取自身的解放,必须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已经阐明无产阶级如果不先夺取政权,不取得政治统治,不把国家变为“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就不能推翻资产阶级。马克思、恩格斯总结1848—1851年革命与1871年巴黎公社的经验后得出科学结论:过去一切革命都是使国家机器更加完备,而这个机器是必须打碎,必须摧毁的。列宁也从国家的阶级本质角度论证了打碎旧国家机器的必要性,提出了革命的号召:任何国家都是对被压迫阶级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在20世纪初,无产阶级革命已面临集中自己的一切破坏力量来反对国家政权的任务,即“摧毁”国家机器的任务了。

国家具有阶级统治和社会管理的基本职能。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国家的基本职能有两个方面:阶级统治职能和社会管理职能。恩格斯指出了社会管理职能对统治阶级维护统治的重要性:“政治统治到处都是以执行某种社会职能为基础,而且政治统治只有在它执行了它的这种社会职能时才能持续下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523页)列宁指出:“无产阶级需要国家政权,中央集权的强力组织,暴力组织,既为了镇压剥削者的反抗,也是为了领导广大民众即农民、小资产阶级和半无产者来‘调整’社会主义经济。”(《列宁选集》,第3卷,131页)国家具有社会管理职能,包括组织经济建设的职能、组织文化建设的职能、社会公共服务职能,即为国家发展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的职能。比如,搞好社会治安、保护公共财物、建立和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兴办公共工程等。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国家的社会管理职能还将逐渐扩大。一些人抹杀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阶级性,夸大其社会管理职能,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管理职能的扩大,其政治职能的实现方式和表现形式也必然会发生较大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并不会改变其为资产阶级统治服务的性质。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质上都是资本主义的机器,资本家的国家,理想的总资本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629页)即使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里,人民仍然摆脱不了当雇佣奴隶的命运。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深刻地揭示出:国家虽然具有管理社会事务的职能,但它不是一个超阶级的组织,并非真正代表全体公民的利益。特别是现代资产阶级国家的出现,在民主的外表下,无产阶级尤其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必须认识到,国家的阶级统治职能决定它的社会职能,社会职能的实施服从于阶级统治职能,这两方面的职能归根到底都是为统治阶级的利益服务的。

无产阶级国家是民主与专政的辩证统一。马克思主义把阶级斗争学说一直贯穿到政权学说、国家学说之中。马克思在1852年3月5日写给魏德迈的信中说:“(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547页)列宁指出:“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列宁选集》,第3卷,139页)“只有懂得一个阶级的专政不仅对一般阶级社会是必要的,不仅对推翻了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是必要的,而且对介于资本主义和‘无阶级社会’即共产主义之间的整整一个历史时期都是必要的,——只有懂得这一点的人,才算掌握了马克思国家学说的实质。”(《列宁选集》,第3卷,140页)无产阶级国家是民主与专政的辩证统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国家学说的基本观点。恩格斯强调:“当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需要国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本身就不再存在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324页)列宁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称为“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列宁选集》,第3卷,192页),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时期的国家,“不可避免地应当是新型民主的(对无产者和一般穷人是民主的)和新型专政的(对资产阶级是专政的)国家”(《列宁选集》,第3卷,140页)。毛泽东明确地指出:“在人民内部实行民主,对人民的敌人实行专政,这两个方面是分不开的,把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或者叫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文集》,第8卷,297页)民主与专政的关系也是当前资产阶级思想家、民主社会主义者、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等反社会主义分子在政治上攻击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主要目标。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新思想,这在列宁时期就已经出现。考茨基他们进行攻击的一个根据就是把民主说成是超阶级的“一般民主”,认为民主应当是社会所有成员都享有的。在这个问题上,马克思主义认为,如果民主在全社会成员中都享有的时候,那么,民主也就不需要了,民主也不存在了。只要民主存在,就是一部分人享有,对另一部分人专政。区别就在于对谁民主,对谁专政,这决定于国家的性质。“无产阶级专政,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时期,将第一次提供人民享受的、大多数人享受的民主,同时对少数人即剥削者实行必要的镇压。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提供真正完全的民主,而民主愈完全,它也就愈迅速地成为不需要的东西,愈迅速地自行消亡。”(《列宁选集》,第3卷,191—192页)因此,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依然存在不同阶级、阶层,国际上依然存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对立的社会制度的现实下,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任何人、任何组织要求的民主都不能超越国家制度。“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中,当资本家的反抗已经彻底粉碎,当资本家已经消失,当阶级已经不存在(即社会各个成员在同社会生产资料的关系上已经没有差别)的时候,——只有在那个时候,‘国家才会消失,才有可能谈自由’。只有在那个时候,真正完全的、真正没有任何例外的民主才有可能,才会实现。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民主才开始消亡”(《列宁选集》,第3卷,191页)。“随着阶级的消失,国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174页)

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革命性和战斗性。列宁指出,国家问题比其他任何问题更加牵涉到统治阶级的利益。各种国家观点的争论、对国家本质、职能及意义的种种认识和评价,实际上反映和表现着各个不同阶级之间的斗争。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既是理论的科学发展,也是为现实的理论斗争和政治斗争服务的光辉典范。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时代,围绕国家问题的理论斗争和政治斗争十分尖锐。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国家观的目的都在于掩盖国家的阶级本性,把资产阶级国家说成是超阶级的、永恒的、不可侵犯的。资产阶级极力掩盖资产阶级国家的阶级本质,模糊劳动人民的阶级意志,转移工人运动的斗争方向。恩格斯批判了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在国家问题上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观点。在1917年俄国革命前夕,在如何对待国家的问题上存在着尖锐分歧。正是国家与革命这个重要问题,被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家以及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严重地歪曲、篡改,他们把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庸俗化,阉割它的革命灵魂,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制造思想混乱,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列宁认识到,如果不澄清这些思想混乱,不同机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偏见作斗争,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就无法进行。列宁的国家理论在政治实践中,在同机会主义和沙文主义者的论战中发展,使这一理论既具有科学性,又具有鲜明的实践性和战斗性的理论风格。列宁对以第二国际的著名领袖考茨基为代表的机会主义进行了有力的批判,指出考茨基“盲目崇拜”国家、否认国家的阶级性、把国家说成是超阶级的阶级调和的机关,是维护全社会利益的机关、迷信资本主义官僚制度、否认打碎旧国家机器的任务、把无产阶级政治斗争的目的局限于“取得议会多数”“使议会变成政府的主宰”等错误观点。列宁指明了无产阶级革命对待国家方面的任务,包括打碎旧的国家机器,代之以新的无产阶级政权等。

当前,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中,一些人极力混淆国家的阶级属性,粉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颂扬资产阶级民主,千方百计地美化西方资本主义的“宪政民主”,并极力攻击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攻击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对此,我们应当以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为指导,坚定立场,认清真相,澄清迷惑,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巩固人民民主专政,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

来源:《党建研究》杂志2015年第6期

(责编:王金雪、秦华)

重要文章

京ICP备17014157号-1
版权所有 禁止复制